引導式教育


7.1
Conductive Education
引導式教育簡介

7.1.1 引導式教育的發展
引導式教育是為中樞神經系統受損導致
inco-ordinated movement
活動機能失調者而設的一個有效的教育系統。它起源於匈牙利,六十年代愛絲德.葛頓(Ester Cotton)把它引進英國,到八十年代初期傳入香港。自從葛頓女士在一九八四及一九八六年間多次來港講授引導式教育基礎課程,及由一九八七年至今多批香港代表參加匈牙利的「
"International Courses on Conductive Education"
引導式教育國際課程」回來後,各復康界的專業人員包括特殊教育工作者因應香港的獨有環境,組成貫通專業的團隊,在特殊幼兒中心、特殊學校及庇護工場等,採用引導式教育。

7.1.2 引導式教育的理念

引導式教育的始創人安德斯.彼圖(Andras Peto)教授 是一位醫生及教育家。他認為活動機能失調和其他的感知障礙,只是中樞神經系統受損後的表徵。整體的功能紊亂,可能引致消極、被動的性格,才是其最壞的後果。故他強調不要誤把中樞神經受損患者視為有一系列無關連的弱能,而以割切性的補救方法來處理他們的問題。他提出只有透過教育的過程,針對各功能互相影響的關鍵因素,讓他們學習建立協調的整體功能,發展積極、主動的性格,才是幫助他們的根本方法(Kozma, 1951)。他更強調中樞神經受損兒童智能與身體的發展是不能切割的 ,從日常生活程序,以至認知溝通的學習都同等重要及互為關連。引導式教育建基於這套整全的概念,把中樞神經受損導致活動機能失調的兒童的教育及治療,綜合為一套以孩子的特殊需要和學習為中心、生活為基礎的完整教育系統,在其日常生活中實施。

7.1.3 引導式教育的要素

1.
Conductor
引導員

引導員應對中樞神經系統受損人士的復康各方面過程有專業的認識;他更要有能力,把達致有效學習和復康方面的知識和技巧綜合起來,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全面服務;他要像管弦樂隊的指揮一樣協調每一個小組的活動,在匈牙利,要成為一位合格的引導員,必需完成為期四年的學位課程,其課程內容包括師資訓練、教育心理學、神經生理學與及有關大腦損傷的知識,目的是使引導員成為具備綜合多種協助活動機能失調人士復康的專業知識的教育工作者,提供一個完整的服務,以免由多個不同專業的人員提供,使服務變成支離破碎。

2. 組別學習形式

在引導式教育的系統內,學生整天在各方面的學習都是以組別形式進行。引導式教育強調透過組內成員的互動關係,除了可以產生互相激勵、互相仿效的良性作用外,更能營造一個正常的社群生活模式。

3.
Facilitation
誘發技巧

(a) 節律性意向

「節律性意向」是一種獨特的功能,學生通過運用自己的言語來誘發及調節自己的動作及活動。這是建基於Vygotsky(1962)1及後來Luria(1981)2有關言語具有調適作用的理論。在這方面,學生用言語表達了每個動作的目的,並顯示出克服當前困難的方法,在進行動作前,自己講出動作的連串過程更可以幫助他們在心理上作好預備;學生一邊行動一邊數數,目的是提供一個節奏,使動作暢順及協調。最後,「節律性意向」應內化成學生解決其行動困難的方法。

(b) 習作程序

引導式教育內的訓練是由一組有目的的習作程序組成。這組動作可能是做一件事或做幾件事,也可能是一種功能活動。根據安德斯ž 彼圖(Andras Peto)所言,引導式教育的基礎是多種學習同時進行、多種功能同時運作。為了獲得最佳效果,習作程序應在有趣的活動和學習環境中進行。引導式教育中所指的學習環境,必須是切合學生的日常生活。所以學校的走廊跟課室和操場一樣,都可以是學習的好地方。

4.
Daily Routine
生活常規

引導式教育很強調保持學生的每日生活常規,以確保他們每日所學的能貫徹始終。每日活動程序的設計是令到實用的技能能夠在實際的生活中實踐。因此,每日都要有足夠的時間讓學生學習及實踐步行、如廁、進食、自理、溝通以及其他肌能活動等。

7.1.4
Daily Schedule
生活日程

設計每天程序表的目的是讓學生的學習活動能配合一般生活日程及在真實的環境中實踐所學。每天程序表的設計比學校的時間表更為複雜,因為它牽涉整天的時間運用,確保了兒童需要的特定習作能有連貫性。課堂學習以內及以外的時間,以至整天生活堛漕C一個片斷,都可以成為一個學習的環境。因此,編寫每天程序時,在環境佈局、時間及人手編排上,都必需有彈性及詳細地策劃,務求達到學生整天都既積極又安全地學習和實踐日常生活所需的技能。

引導式教育的功能在通過一種連續和流暢的生活方式,令中樞神經系統受損兒童,能夠在每一個時刻利用一切環境進行學習與實踐。

 

7.2 在香港身體弱能兒童學校推行的引導式教育

7.2.1 引導式教育對身體弱能兒童的重要性

身體弱能兒童學校堛瑣ル矷A過半數是中樞神經系統受損的大腦麻痺患者(根據1998年二月全港身體弱能兒童學校學生人數的統計,他們佔56.6 %),他們的肌能弱及不協調。動作失調會引致其對環境探索與控制受阻,進而影響認知、智能與性格的發展。因此,在認知與性格發展過程中,動作與感知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引導式教育強調身體的動作和思維是不可分割的,同時教育和治療應為一體。因此,取錄腦麻痺患者的身體弱能兒童學校採用引導式教育乃是針對學生的特殊需要。

7.2.2 在香港特殊教育服務中實踐引導式教育
在香港特殊教育服務中推行的引導式教育,有下列三個特性:

1. 以貫通專業團隊代替引導員的角色

在引導式教育發源地-匈牙利彼圖學院,從行政人員到前線工作者,全由引導員擔任。

在本港由於未有引導員,推行引導式教育,是由不同專業人士組成的貫通專業團隊擔任的。他們包括教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社工、護士和宿舍家長等。各專業通過合作、互相學習之後,將本身專業以外的其他專業知識和技能盡量吸納,成為一個兼具教育與治療各方面知識的人員,從而集體發揮引導員的功能。

因為上述原因,職員進修是實踐引導式教育的一個重要環節。在身體弱能兒童學校工作的各專業人員,雖已各具專長,但由於引導式教育是融合教育與治療的服務,各人便需要兼通其他專業的知識和技巧,愈多愈好。這種跨專業的訓練,對引導式教育的發展是十分重要的。

2. 通過計劃週密的課程組織幫助學生在生活中實踐學到的知識和技能。

綜合性課程可幫助中樞神經系統受損學生進行學習,並將他們所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在生活中實踐。綜合性課程是以組合議題、學習範疇或探討問題為結構基礎,盡量提供機會讓學生建立綜合的概念,而非教授學生零碎的知識。此外在經細心安排的整日生活的流程中,給予學生適度的協助,可使學生運用自己的能力,完成生活上的每一件事務,從而使身體功能失效的部分變成功能生效,達到學以致用的目的。

有組織的生活日程(daily schedule)能使學生的學習有連貫性,將已掌握到的經驗連繫起來。有寄宿服務的學校,其生活流程可由課堂延展至宿舍;走讀的學生,則透過家長的合作,學習仍可是一個完整的流程,由學校伸展至家庭。

3. 營造有利的學習環境:

透過適合的環境設施,我們應盡量為學生提供活動的機會,以強化兒童控制環境的能力。

教學活動要能符合學生身體的弱能狀況,他們應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組織自己的動作或活動,這是實施課程時的一個基本條件,因為這是達至有效學習的基礎。

引導式教育的各種安排,可以幫助中樞神經系統受損的學生提高融合所學的能力,並克服身體弱能所引致的消極性格發展和心理障礙,從而提升學習能力,把他們的學習基線拉近主流課程的要求,使他們能按自己的能力,在核心課程的各個學習範疇內(見第四章),逐步學習。為加快學生融入主流的步伐,推行引導式教育的貫通專業團隊,應繼續發展融合了教育和治療的全面評估,同時亦要策劃均衡的、具銜接性的及增進學生融合所學能力的課程。

引導式教育其中一個理念是如果要克服學生的學習困難,我們需要研究「教育學」和創造學生理想學習環境的藝術《香港引導式教育中文資料蒐集本95》。在香港身體弱能學校實行引導式教育,無論在課程、教材、教法和團隊組織等方面仍有待再研究、再改進。